央视《对话》:区块链是互联网的第二个时代

来源:Bianews 发布时间:2018-06-04 11:55:21 阅读:

6月4日消息,5月26日,以“区块链——价值互联新秩序”为主题的区块链高端对话在贵阳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举行。作为数博会最高规格的对话活动,尤为引人瞩目。与会专家围绕区块链技术对人类社会带来的想象空间,以及区块链对全球经济金融格局、实体经济所带来的影响进行演讲和展开深度对话。


昨日央视财经频道在《对话》栏目中播放了这一段对话,在思维碰撞间帮助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更好的探寻区块链是什么、会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这项技术具体应该如何应用。



贵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徐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王志勤、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长元道、特普斯科集团主席Don Tapscott、斯坦福大学讲座教授张首晟、迅雷集团首席执行官陈磊、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晓蕾等嘉宾参与本期《对话》。


以下为内容实录:


主持人:用最简洁、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什么是区块链?


张首晟:互联网交换的是信息,区块链交换的是价值。比如,我们要写一本书,全世界网民一起写一本书,已经写N页之后怎么做N+1页,这是区块链所达到的机制,就是我们要解一个数学难题,这个数学难题是很难解,但是一旦解出来是很容易被验证的,所以谁能先把这个难题解出来,谁就有权把下一页加进去,这就是区块链的核心思想。


陈磊:用共识记账本概括区块链更好。区块链记账就是每个人花钱时和所有的家庭成员说我要买东西了,并请其他成员们拿出记账本,将事情写下来。这样做有以下好处:第一,这个账不会错了。第二,公开透明,家里所有开支都很清楚。第三,不能篡改。当然,区块链是用算法更加高效、高性能的做这件事。因此,我们认为区块链技术是我们科技领域中的一个重要突破,不仅能够在家庭这么一个小的环境里面建立信任,也能够在社会,在很多的产业里面去建立很好的信任关系。


王志勤:我想试图从技术角度说一下区块链,区块链实际上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的技术,应该说叫分布式账本,构建一个低成本的信任机制,过去可能我们在记账过程中是通过不同的会计来维护不同的账本,而在区块链世界里,是很多会计共同维护同一个账本。


Don Tapscott:我在《区块链革命》书中提及:以前是信息互联网,现在是价值互联网。在发明了区块链技术之后,密码学的专家们能解决双花的问题。现在,人们可以和各种组织做交易,可以进行价值管理,可以与信用公司、社交公司达成合作,这些都可以通过智能编码进行,我们将之称为可信协议。


元道:区块链翻译得特别好,与其对应的互联网也是三个字,区块链就是互联网的平行世界,互联网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互联网基础设施,是全世界共建共享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参与的;互联网之上是互联网平台,平台已经经过20多年的发展,是独享的。什么是区块链呢?区块链就是把伟大互联网公司平台的核心能力下沉,把它变成共享的基础设施,所有的这些能力下沉以后,包括所中心化的身份,包括支付等等核心能力,都变成大家共建共享的共有一个能力,有了这样的新基础以后,所有人都可以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线上,因此区块链可以创造出一个比互联网规模还要做大十倍甚至再大一百倍的新蓝海。


徐昊:第一,区块链是信息革命的拐点;第二,区块链是数字经济的基石;第三,区块链是新一代互联网的战略支撑型技术;第四,区块链是用一种自证清白的方式建立一种去中介化的信任机制。


主持人:请元道先生展示一下传统记账方式和利用区块链技术的记账方式会有什么样的不同。


元道:我用非常简单的图示,假设起点是付款人,终点是收款人,整个过程如果在传统的金融体系和金融世界里,会涉及到几个角色。整体的主角是银行,假设付款人在微信钱包上关联银行是招商银行,收款人在他的支付宝关联银行用的是建设银行,整个支付过程的背后其实有很多的事情发生。整个过程有很多的信息孤岛,这些信息孤岛不断清算和连接,这就是一个传统金融完成的支付背后现金流的过程。


陈磊:元道先生讲得很清楚,为什么这种模式会有一个小小的问题,第一个你们看信息是割裂,每个节点有自己的信息,虽然整件事情是一件事情,从一个人转账给另外一个人,但是要想把这件事情拼起来,要到四个金融机构去查账才能把这个事情拼起来。


第二,虽然这个图上画了四个节点,但其实每个节点里面都有计算机系统,而且可能是多个计算机系统。每个计算机系统都要做到能够平账,我们知道银行系统的设计有一个原则,叫双记账,这边减这边加必须同时完成,所以这件事情经过系统数量有可能十几二十个,到时要想把这个事情还原,在那么多转账数据里想把这一条链路还原,你要查这么多系统也是很复杂。


Don Tapscott:我想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在多伦多有一个管家,过去20年,他总是要坐公共汽车拿着他的支票去银行,这个管家就要去到西联银行汇款给自己在菲律宾的父亲,每月要付300美金,通过西联汇款进入到其他银行系统里面,那么这个汇款到了马尼拉已经是7天之后的事情了,而他还要交15%的手续费,但是现在我的管家已经不在做这样的汇款了,他有手机,所以他要汇款300美金的话,这个钱直接就可以付到他母亲的手机上,整个过程中并没有任何的拖延。而且也不需要手续费,也没有任何和第三方相关的风险,也不需要7天,只需要7分钟就可以实现。也就是说有一个出纳人会跑到他的家门口,给他相当于300美金的比索,然后他的母亲就可以直接把这个钱放到自己的钱包里面,所以实际上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全球的一个汇款,每年都在不同的国家之间穿梭交易。这实际上不仅是创建新的技术,而是彻底改变每个人的生活,每个个体的生活。


主持人:区块链为我们带来的全新记账方式与传统银行系统转账路径有何不同?


张首晟:我来补充一下,刚才大家在讲汇款的事情,听起来是一个金融科学的问题,其实背后隐藏着非常深刻的自然科学问题。就是关于时间的定义,今天的支付宝等都是中心机构。区块链是解决科学问题,定义时间先后讲因果的关系,这是整个区块链最最核心的关系。


徐昊:用传统的方式在不同的银行之间进行信息流或者资金流的周转时,都要不断产生成本,特别是站在银行机构的角度讲,如果钱能在系统中多停留哪怕一个小时,对银行也是一笔收益。运用区块链技术,可以提高我们的信任程度,提高了整个经济系统运行的效率,而效率的提升就是成本的节约,也是整个社会价值的提升。


主持人:区块链是比特币吗?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徐昊: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最成功的应用,这是大家的共识,区块链不等于比特币。我认为区块链本质是去中介化,中心是不可能去掉的,无论在现实当中还是在虚拟世界当中都不可能去掉,如果真的把全世界的节点全部消灭掉,那我认为一定会产生一个超级节点。这在现实当中是不可能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区块链因为去中介、建立自证清白的信任机制,所以在金融领域的应用才能水到渠成,因为金融对信任的需求是最高的。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能需要对数据这个词进行重新定义。因为随着人类从信息互联网进入到价值互联网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问题,数据本身并不仅仅是生产资料,其实是在新的互联网技术条件下,对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互动,以及相互关系的一个数字化描述,这样一来,它不仅包含着一种生产要素,还包含着生产规则。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区块链的应用应该说无处不在,只是现在因为比特币建立了一种比较好的激励机制,让大家觉得更好玩,它就成为一种游戏了。


张首晟:比特币是区块链的开端,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时间排序,刚才讲了所有银行对账之后困难到底在哪儿,为什么账对不起来,核心观点就是不知道哪一笔先发生,哪一笔后发生,排序发生使得我们能够交换价值,区块链真正能够创造的价值远远大于比特币。今天我们在贵州做数博会,数博会的核心就是:数据是下一个生产资源。但是我们要回答的是在未来的世界中,数据到底是属于谁的。一旦多中心化之后,所有个人的数据都可以属于我们个人,一旦有了个人之后就可以有数据交换的市场,可以做点对点非中心的交换市场,我也相信,由此产生的经济价值将是互联网的十倍或者是一百倍。


Don Tapscott:我们回到1995年,那个时候信息互联网实际上是存在鸿沟的,一开始我们有了电子邮件,之后有了世界性的因特网,而比特币实际上是价值互联网的首个应用。也正是它催生了区块链技术,这些实际上都是平台,我们在平台上可以建立很多的应用,也许是汇款的系统,也许是供应链,也许是提升政务效率的系统,也有可能是解决土地归属权的问题,这个应用也有可能会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全球经济活动当中来,所以这应该是我们下一代的互联网的平台所在。

陈磊:就像刚才两位专家讲的,比特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我们看待它的时候就像看待人类第一台计算机一样,它有非常强大的历史价值。但是它不是区块链技术的未来,我们说区块链的2.0是以以太坊为代表,增加了智能合约的机制,这样区块链上的交易就可以跟其他系统的一些行为相结合了,但是以太坊速度太慢了,所以我们到今天还很难看到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区块链应用,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关注点放在炒币和ICO这样的乱象上,我们认为区块链3.0时代已经到来,就拿我们来说,我们做了一条能够同时处理上百万每秒交易的一条区块链,这个区块链使得我们能够在现实生活中做一个有150万以上家庭同时参与的共享计算的区块链应用,同时也有很多的创业团队和大型的企业都纷纷在这样一条主链上开发垂直的应用。我们觉得区块链的技术的演进远远快于很多专家的预测,2018年、2019年可能是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区块链应用落地和生根发展的黄金时期。


主持人:比特币的投资和交易在中国合法吗?


刘晓蕾:目前是不允许做加密数字货币的交易平台,只是不可以做中心化的交易,但是没有禁止普通老百姓买卖比特币。比特币的区块链上交易是点对点的转换,首先目前从技术层面也不太好禁止,另外目前监管层面也并没有这样的一个姿态或者是态度说是不允许,所以应该说是没有。但是我觉得可以提醒大家,对区块链、比特币还不了解的普通老百姓不要跟风炒作,因为它的投资风险还是很大的。


主持人:比特币现在可以当现金花吗?


刘晓蕾:不能,在绝大多数国家里都是不能,极少数的国家,像日本有一些地方非常少数的应用是可以,多数场景都是不能,特别是在中国是不可以的。

主持人:区块链技术有没有泡沫?


陈磊:我们看到科技产业发展的时候,泡沫形成可能有两种不同的原因。2001年的时候互联网泡沫很大,很多公司或倒闭或陷入困境,形成泡沫是因为对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建设远远超过了当时的发展需求;还有一种泡沫就是,在技术远远没有成熟的时候,资本非常热情的去投入到应用领域去,2015年时看到一个泡沫,就是VR的泡沫。VR泡沫造成的原因,并不是VR这件事情用户真的不喜